银钻国际官网

<menu id="yhxlx"></menu>
    <acronym id="yhxlx"></acronym>

<meter id="yhxlx"></meter>
  • <code id="yhxlx"></code>
    1. 首頁 > 學校概況 > 教學成果

      一位中國“80后”的“德國教授之路”:學術是“跑”出來的

      來源:未知     閱讀量:1003     時間: 2017-05-08 12:05:07

      轉自今日頭條(有刪改)


      一位中國“80德國教授之路:學術是出來的

      歐洲時報?2017-04-29 03:23

      丁飛教授。(圖片來源:歐洲時報記者陳磊 攝)

      【歐洲時報記者陳磊報道】

      丁飛教授生于1982年,27歲時獲得德國馬普所-中科院聯合培養博士學位,不滿34歲時就成為了德國精英工業大學聯盟成員--萊布尼茨漢諾威大學歷史上最年輕的講席教授(W3終身教授,也稱首席教授,配備一定規模的常設教研團隊)。他目前也是漢諾威大學唯一的中國籍教授,同時兼任萊布尼茨學會(德國四大學術學會之一)固態及材料研究所的分所副所長。

      歐洲時報:請向讀者介紹一下您所從事的研究領域。

      丁飛教授:納米物理是我W3教授講席的名稱,它是一個非常寬泛的領域。對于一個材料而言,它的尺度從厘米、微米再到納米,性質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可以通過化學方法,也可以通過物理方法。我的研究,就是從物理方法入手。更進一步說,我的研究和國際上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聯系緊密,就是量子信息領域。比如我國剛剛發射的量子衛星“墨子號”,其上面的核心載荷叫做量子光源,它的作用是發射 “糾纏光子”并用之實現加密信息傳輸,這是一種安全性非常有保證的通訊方式。

      中國在該領域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代表人物之一就是曾在德國海德堡大學工作的中科院院士潘建偉教授。歐洲也非常重視這一領域,啟動了量子旗艦計劃,投入了很大的人力、財力、精力來做研究。只不過在德國從事這一領域研究的華人學者比較少??偟膩碚f,在德國從事物理領域研究的華人學者,相比于化學和生物領域是非常少的。

      歐洲時報:對您的學術背景很感興趣,您又是如何開始與德國的緣分?

      丁飛教授:我本科就讀于合肥工業大學,專業是材料學。2004年的時候,我以研究生第一名的成績進入中科院半導體所。很幸運,當時遇到了一位影響我學術走向的導師,他叫陳涌海,我是他的博士生開門弟子。陳老師曾經擔任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半導體材料科學重點實驗室主任、973項目首席科學家,也曾入選國家杰青以及百人計劃。有意思的是,陳老師最近在朋友圈里也火了起來,他還和音樂人竇唯一起出專輯,有“搖滾科學家”的美譽。感謝陳老師的大力支持,我才有機會加入中科院和德國馬普研究所博士生聯合培養項目。于是2006年來到德國,成為斯圖加特馬普固體研究所研究團隊的一員。

      當時所在小組的組長是發現量子霍爾效應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克勞斯·馮·克利青(Klaus von Klitzing)教授,在他手下我做了大概一年多,期間也去過荷蘭一個做量子計算的頂尖小組交流。2009年博士畢業,那時我27歲。在獲得歐盟瑪麗·居里學者項目支持后,我前往瑞士IBM研究實驗室,在那里接觸了芯片光集成的課題,2012年又回到德國,在德累斯頓建立了自己的研究課題組。

      因為體制原因,在德國成為教授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從某種角度來看,我的運氣非常好(如果沒有這個空出的教授位置,那我需要再等很多年);另一方面,我的工作在前幾年實現了突破,取得了一定的成績。過去幾年里德國半導體物理學界對我也比較熟悉了,比如現任德國物理學會主席Meschede教授也對我的工作很感興趣,在過去的幾年中給予了不少無私的幫助。所以說,好的運氣、好的工作成果和好的人脈關系都很重要吧。

      歐洲時報:您來后德國后的學術道路一帆風順?

      丁飛教授:總的來說非常的順利。最初博士生培養項目計劃是一年的時間,但我很快就喜歡上了這邊的學術環境,剛來不到兩個月,經過日夜加班(中國學生的優點/缺點之一),我就發表了一篇文章,這極大增強了我的自信心。后來我選擇在德國完成博士學位,這方面更加要感謝我國內導師陳涌海研究員的支持!

      德國教授會給你指定一個課題,一個總的目標,但不會設定條條框框,限定你研究的方法。我其實算作那種放羊的導師,我非常不認同將學生當作高級工具的做法,而喜歡那種能發揮每個人能動性的方式,

      歐洲時報:有哪些學術成功的經驗愿意分享?

      丁飛教授:學術是“跑”出來的,待在實驗室做實驗很重要,學會與人溝通同樣重要。

      一方面,要多接觸相關的研究組,看看人家在做什么,只有眼界打開了,才能更清楚地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然后專注其中。有人一輩子只做一個課題,但他或許不知道,別的課題會讓他更成功。我個人其實就接觸過很多課題,從半導體材料到光學工程再到波色-愛因斯坦凝聚,最終才慢慢專注于目前的課題。

      另一方面,在學術圈要建立自己的人際關系網絡,多和人溝通。這點是中國學者的短板,我在很多學術會議上,會看到部分中國學者沉迷于小圈子,而不愿意和該領域的大牛多交流、多溝通。

      歐洲時報:成為W3教授之后,會有哪些挑戰?

      丁飛教授:作為W3教授,也就意味著成為大學一個學科的負責人。掌握的資源不一樣,所擔負的責任也相應增大了。所考慮的問題不再是一個十幾個人的小組,而是大學里一個學科領域的發展,要挑起 “學科帶頭人”的擔子。另外,還是那一點,我希望培養出更多優秀的學生,讓他們也能夠盡快獨立,拿到教授位置。

      歐洲時報:在您專注的領域,中德互動如何?

      丁飛教授:在量子信息領域,之前提過,中國也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德國認識到了這點,合作意愿也很強。

      中科院和德國馬普學會一起組織了合作小組,目標是定期交流,討論未來發展。通過合作小組可以培養年輕人,同時也展示給政府層面看,尋求更大的支持。此外,歐洲的量子旗艦計劃,也是一個很大的項目,也歡迎與中國團隊的合作。

      我當年受益于中德聯合培養項目,不過馬普所和中科院的這個項目規模不太,目前每年也只有20個名額?,F在漢諾威大學數學和物理學院委托我,作為橋梁,正在和中國科學院大學、中山大學、南方科技大學等進行對接,建立碩士生和博士生的聯合培養項目。中國在量子信息領域發展得好,也正是因為國際化合作程度高。閉門造車肯定不行。

      歐洲時報:您這么年輕便成為終身教授,還有什么更大的理想?

      丁飛教授:成為教授之前,最大的理想就是成為教授。當拿到教席那一刻,還真有一點點“迷?!钡母杏X。

      首先還是過好自己的生活,努力培養更年輕的學生,鼓勵他們,擁有什么夢想,就努力去追求。我覺得,成為教授后,更有資源和能力去追求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通過自己的研究,讓別人覺得你的研究很重要,對于改善人們的生活有益,這就會讓我很滿足。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十年后你再問我還有什么更大的理想,我或許會給出不一樣的答案。

      結束語:今年9月份,丁飛教授的學術重心將從德累斯頓正式轉移到漢諾威大學。而從4月中旬開始,他會在漢諾威大學為研究生開設一門涉獵面比較廣、屬于介紹性質的課,課程名字叫作《納米物理導論》,希望能吸引更多優秀的學生加入課題組。

      上一篇: 高中歷史名教師工作室... 下一篇:泰興市第一高級中學2...

      ?
      银钻国际